百胜智能明日上会 IPO前夕实控人曾借钱给好友“低价”突击入股

原标题:百胜智能明日上会 IPO前夕实控人曾借钱给好友“低价”突击入股

每经记者 朱万平    每经编辑 梁枭    

打着“智能科技”的旗号,生产道闸、升降地柱等江西百胜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百胜智能)拟登陆创业板。明日(3月4日),公司将上会。此次IPO,公司拟募资6.08亿元,超过其截至2020年年末总资产4.85亿元。

对百胜智能实控方刘润根家族而言,此次IPO是一场财富盛宴。目前,刘润根家族直接持有公司92.20%的股权。除刘润根家族外,一家江西当地国资——南昌市国金工业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国金工业)也将获利丰厚。申报IPO前几个月,2019年12月国金工业曾“低价”突击入股了百胜智能,并在短短一年多后,浮盈数倍。此外,和国金工业一同入股的还有百胜智能实控人的两位好友,其中一位还是靠公司实控人借钱“低价”入股。

百胜智能在全国主要省份拥有经销商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近日走访了百胜智能位于四川的独家经销商发现,这家公司一度藏身于当地建材市场。而其他多家经销客户,都是在这些公司成立当年,百胜智能便与之合作。

当地资本“低价”突击入股获利丰厚

百胜智能是典型的家族企业。2015年百胜智能挂牌新三板时披露的文件显示,彼时刘润根家族持有百胜智能100%的股权,完全控制着这家公司。直到2018年12月,百胜智能引入员工持股计划,刘润根家族的直接持股比例有小幅稀释至98.07%。

2019年10月,百胜智能向江西证监局报送了IPO辅导材料,公司上市意图曝光。随后,百胜智能成为当地资本眼中的一块“肥肉”。

2019年12月,国金工业宣布以4元/股,认购了百胜智能630万股,耗资2520万元取得公司4.72%的股权。以此计算,彼时百胜智能的整体估值仅为5.4亿元左右。而此次IPO,百胜智能以稀释25%的股权为代价,募资6.08亿元估算,百胜智能整体估值逾24亿元。这意味着国金工业在突击入股短短1年多时间内已经浮盈数倍,堪称暴利“生意”。

“按照现行规定,国金工业已构成突击入股了。”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表示。今年2月初,证监会出台了《监管规则适用指引——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》(以下简称《指引》),其中规定,发行人提交申请前12个月内新增股东的,应当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披露新增股东的基本情况、入股原因、入股价格及定价依据,临近上市前突击入股就是《指引》重点约束的问题。而百胜智能申报IPO是在2020年7月,为国金工业入股约7个月后,满足上述时限的规定。

在发布《指引》的同时,监管对于IPO突击入股行为还将进行严查,并将重点约束股权代持、入股价格异常等行为。

实际上,国金工业投资入股百胜智能价格便很“异常”。2019年12月,国金工业入股的价格为4元/股,而百胜智能2017年增资时的价格便已达到5元/股,相比之下国金工业入股时价格低了25%。

相比之下,2019年时,百胜智能的业绩较2017年明显增长。2017年~2019年,百胜智能的营收由4亿元增长至4.72亿元,净利润由4081.61万元增长至4285.67万元。对于增资价格异常,百胜智能表示,国金工业增资是参考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,结合公司盈利能力及未来发展,在第三方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基础上,经双方友好协商确定。

然而,即使考虑2018年度百胜智能的业绩,也较公司2017年业绩增长明显。2018年度,百胜智能营收为4.25亿元,同比增长6.26%;净利润为4647.32万元,同比增长13.86%。

“中国好兄弟”!IPO前夕实控人借钱给好友“低价”入股

除国金工业外,2019年12月突击入股百胜智能的还有两位自然人——李永军和汪文波,它们入股的价格也为4元/股。

据招股书(上会稿)披露,李永军、汪文波系百胜智能实控人刘润根、龚卫宁(刘润根妻子)多年好友,李永军熟悉公司经营状况,汪文波具有多年投资经验,二人均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,因而入股。

实际上,李永军、汪文波二人似乎并不避讳,就是冲着百胜智能IPO而来。“(李永军、汪文波)得知公司的上市计划时,有意向参与投资。经公司股东协商一致,同意他们增资。”百胜智能在招股书中表示。

同样,李永军、汪文波入股的价格很低,比前一次增资打了7.5折,百胜智能整体估值才5.4亿元左右。一旦百胜智能上市,李永军、汪文波二人或将博取数倍的利润,而付出时间成本很短。

虽然巨大的利益即将到手,但李永军却在百胜智能IPO前夕突然退出了。2020年5月,就在百胜智能申报IPO前两个月,李永军、刘子尧(刘润根之子)与刘润根三人签订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:李永军将所持百胜智能全部股权以360万元转让给刘子尧,转让价格为4元/股。

这意味着李永军不仅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巨大利益,且转让价格和入股时价格一致。若算上时间成本,李永军可能还是亏损的。这难道不是一件有违常情的事吗?

对此,百胜智能称,当初李永军入股百胜智能时,多数款项实际上是公司实控人刘润根借给李永军的,同时还约定,若李永军不能及时还款,需把全部持股原价转让给刘润根或其指定的第三人。后来,李永军还不起钱,便只能转让股权。

由此看来,刘润根也堪称“中国好兄弟”,借钱给好友在IPO前夕低价入股自己的公司。“拟IPO企业,在上市前夕突击引入一部分投资机构,目前这种情况还是很普遍。但是实控人借钱给别人低价突击入股自己,这种情况倒是不常见。”一位资本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成都经销商曾藏身当地建材市场

成立于1991年的百胜智能主要从事各种出入口控制与管理设备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项目,目前主要产品为道闸、开门机、升降地柱、车牌识别管理设备和通道门五大系列。公司主要有两大销售模式,分别为直销和经销,占比分别为60%和40%左右。

就直销渠道而言,百胜智能主要客户包括海康威视(002415,SZ)、大华股份(002236,SZ)、安居宝(300155,SZ)等;而就经销渠道而言,公司在国内共有30个经销商,经销范围基本覆盖全国主要省份。除广东、江苏等少数省份外,一般一个省份只有一家经销商。在四川,百胜智能的经销商为成都坤怡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成都坤怡科技)。

百胜智能在四川唯一经销商曾位于当地一建材市场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

启信宝显示,成都坤怡科技成立于2016年9月,注册资本为100万元,该公司由自然人张建英持有100%股权,注册地址在成都市金牛区蓉都大道天回路95号大湾建材轮胎市场A区7栋4号。

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了成都坤怡科技注册地大湾建材轮胎市场。该建材市场人迹较为稀少,记者也未发现成都坤怡科技的驻地。附近商户告诉记者,大湾建材轮胎市场A区已拆迁了。成都坤怡科技相关人士也表示,公司已从该建材市场搬离。

山西百德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山西百德安)是百胜智能在山西的经销商。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,注册资本300万,由自然人李侨铭完全持股。在该公司成立当年,百胜智能便与之合作。

山西百德安基本也是完全依赖于百胜智能,工商资料显示,2019年山西百德安整体对外销售额为1094万元,而当年山西百德安向百胜智能采购了1054.51万,为公司第四大经销客户。

(实习生李子楠对此文亦有贡献)

封面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